行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物产中大遇上“老赖”?子公司起诉鲁丽钢铁等追讨3.3亿款项

 9月5日,物产中大(600704,SH)发布了一则诉讼事项公告,公告显示,公司控股子公司浙江物产金属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产金属)就与山东鲁丽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丽钢铁)等公司合同纠纷事项,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提交财产保全申请书。

  被告鲁丽钢铁与物产金属合作多年,自2016年以来,鲁丽钢铁因行业低谷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对于物产金属突然提起的诉讼,鲁丽钢铁所属的鲁丽集团人士向记者表示,在几项购销合同履行中,对结算时间、价格和产生的费用,鲁丽钢铁与物产金属有些分歧。目前,鲁丽钢铁方面正积极与对方协商,力争妥善解决。

                       1、讨要多年前合同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6日立案受理物产金属和鲁丽钢铁等公司合同纠纷一案。由于尚需履行财产保全手续,公司于2018年8月6日申请暂缓披露上述诉讼事项。目前,法院方面已立案受理并裁定冻结、查封相应资金财产,涉案金额达3.3亿元

  物产中大表示,2014年12月18日,物产金属与鲁丽钢铁及其大股东鲁丽集团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以下简称《框架协议》),约定物产金属与鲁丽钢铁就钢铁炉料代理采购、产品直供等形式开展合作,鲁丽钢铁应在合作结束之日或合同到期之日后5日内将该框架协议项下保证金返还给物产金属,《框架协议》有效期至2016年12月25日。

  同时,协议各方并签订了抵押合同等,约定鲁丽钢铁、鲁丽集团以其两座高炉及配套设备、热电联产项目设备向原告提供担保。鲁丽集团及另外四名被告分别为鲁丽集团向物产金属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间为2年。

  2016年12月29日,物产金属与鲁丽钢铁、鲁丽集团等三方再次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的补充协议(以下简称《补充协议》)。约定鲁丽钢铁于2017年12月31日前将《框架协议》及《补充协议》项下的全部债务向原告清偿,并确认了保证金本金的归还方式以及资金占用费的支付。同时,2016年12月26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间所签订的所有业务合同均属于《补充协议》项下业务合同,上游供应商或下游客户的任何违约行为对物产金属造成的损失,均由鲁丽钢铁承担,鲁丽钢铁对此承担连带责任保证。

  由于至今鲁丽钢铁未能付清上述合同款项,物产中大公告显示,物产金属在诉讼中,提出鲁丽钢铁需向物产金属立即赔付包括货款、违约金、律师费用等在内的十二项诉讼请求,金额共计3.3亿元。其余被告对该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9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致电物产中大董秘办,欲了解公告显示的《框架协议》相关执行情况,以及事件对公司的影响等,只是电话始终未能接通。

  不过,记者注意到,物产中大在公告中表示,截至公告日因本次诉讼尚未开庭审理,暂无法判断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等的影响。

  公司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物产中大实现营业总收入1310亿元,同比增长5.34%;实现利润总额23.67亿元,同比增长43.7%;实现归属于上司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49亿元,同比增长32.94%。

  相较之下本次诉讼涉及3.3亿元总额,占到公司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四分之一左右。巨额合同款项难以收回或对公司利润影响不小。

  2、鲁丽集团称正积极处理

  另一方面,对于该诉讼,鲁丽钢铁感觉有些突然。该公司所属的鲁丽集团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双方目前仍在正常开展业务,现在公司只是收到诉状,没有收到法院传票。”

  事实上,在物产金属提起诉讼之前,双方已经合作多年。然而,因产能过剩等因素影响,钢铁行业的不景气影响到了鲁丽钢铁偿债进程。据中钢协数据,自2012年开始的4年间,中钢协会员企业销售利润开始不到1%,2012~2014年平均销售利润率为0.44%,2015年的销售利润率为-2.23%。

  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企业工人工资都发不下去,当时确实是没办法偿还。上述鲁丽集团人士向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之前双方高层关系不错,但在物产金属更换董事长后,公司可能急于收回之前鲁丽钢铁拖欠的相关款项。

  相关工商资料显示,物产金属于2017年7月21日进行了法定代表人变更,董事长由之前的董明生变更为现在的缪雷鸣。

  不过,上述知情人士也表示,物产金属董事长变更可能只是一个原因,鲁丽集团及鲁丽钢铁屡成“老赖”的现实,是物产金属放不下的顾虑。

  根据启信宝数据,本次诉讼案被告鲁丽钢铁自2016年起共11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2018年,由于违反财产报告制度,涉及2718万元未履行,河北正定县人民法院将山东鲁丽钢铁有限公司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此外,公司历年涉诉上百起,自身风险提醒多达246条,关联风险37条。

  作为鲁丽钢铁大股东,鲁丽集团也有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记录。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鲁丽集团成为“失信被执行人”的查询结果共计七条,其中2016年两条,2017年一条,2018年上半年则有四条。

  并不是我们喜欢当‘老赖’,我们也是没办法。“上述鲁丽集团人士表示,”2017年以来行业形势转好后,我们也是在积极处理这些失信问题,之前大部分纠纷都已经处理完了。

  2018年山东民营企业100强公示名单显示,鲁丽集团位列第49名。寿光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鲁丽集团实现销售收入90亿元,上交税金3.26亿元。

  尽管鲁丽方面的经营数据在好转,但物产金属还是在7月底启动了法律程序。物产中大公告显示,物产金属在诉讼中,要求鲁丽钢铁需向物产金属立即赔付包括货款、违约金、律师费用等在内的十二项诉讼请求,金额共计3.3亿元。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对上述被告的相关财产采取冻结、查封等保全措施。

  经了解下属企业,与物产金属公司主要是一些托盘业务的合作,在几项购销合同履行中,对结算时间、价格和产生的费用,双方有些分歧。鲁丽集团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正积极与对方协商,力争妥善解决。

 
 
 
copyright © 老钱庄股票配资工作室 2013 all right reserved
邮箱:50448783@qq.com 座机:82240222 电话:13297088968(24小时)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解放大道